亚慱国际

  在巴塞罗那组织的这次城市竞标中,Cerda,并不在竞赛最初的官方邀请名单之中,这位“自发”的设计师却自己参与到了最终的设计竞赛中。1859年方案最后一轮评审时,Cerda的方案就挂在Rovia隔壁的一间小房间中,然而,却少有人喝彩。由于当时的城市掌权阶级均为保守的加泰罗尼亚贵族,1959年,Rovia的方案在竞赛中毫无疑问的获得了胜出。然而,在一年之后,事情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1960年,马德里的中央政府彻底的颠覆了竞赛的结果,提出将Cerda的方案作为最终的实施方案,强制执行。

亚慱国际

  (Cerda的巴塞罗那扩展区规划方案与Rovia的方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在实施的过程中,城市建设的密度不断的突破最初的规划构想,也在20世纪导致了巴塞罗那城市空间的过度拥挤和衰败,但Cerda对巴塞罗那的控制性要素却一直延续了下来,形成了今天巴塞罗那独特的气质。步行穿走在今天的巴塞罗那扩展区,仍然可以感到那个年代新兴阶级和城市贵族两种不同文化的斗争,而这段历史,被永久的凝固在了巴塞罗那的城市空间里。

  这已经是一段相当精彩的历史了,但当后来我在马德里中央政府那一方第二次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才终于拼凑起了这段历史的全貌。这次换标事件,并不简单是一次西方城市史中影响重大的“猫腻”事件,而是马德里中央政府和巴塞罗那权贵的政治斗争。

  Rovia的方案充分的尊重了老城,方案的出发迎合了巴塞罗那当时非常保守的加泰罗尼亚贵族的审美观念,以再现加泰罗尼亚文化主导时的中世纪的光辉为理念,延续了老城的轴线条放射的轴线和繁杂的城市公共空间,在Rovia的方案中,新巴塞罗那被设计成一个类似罗马或巴黎的传统权贵阶层的巴洛克城市

  1.在路网上,巴塞罗那的扩展区规划是欧洲大陆上唯一一个如此大规模的使用格网+对角线的城市,而后来的发展也证明巴塞罗那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虽然新的扩展区在尺度上与老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扩展区的尺度仍然是十分舒适的。

  1.在路网上,巴塞罗那的扩展区规划是欧洲大陆上唯一一个如此大规模的使用格网+对角线的城市,而后来的发展也证明巴塞罗那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虽然新的扩展区在尺度上与老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扩展区的尺度仍然是十分舒适的。

  像田园城市的创始人霍华德一样,Cerda并不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城市规划师,而是一位深深受到两位法国哲学家和政治家影响的社会学家,早年曾在在Madrid学习工程学,与马德里中央政府有着良好的关系,后来回到家乡巴塞罗那。

  畸形的城墙建设——我想,十八世纪巴塞罗那的城墙是欧洲大陆上最与众不同的了。欧洲城市有很长的城墙建设的历史,城墙对于城市总是具有特别的意义,不仅标志城市政权的诞生,也是城市公民权益的象征,城墙内的人和城墙外的人,处于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地位——某些程度上类似我们今日的户籍制度。欧洲大陆上,几乎每个城市都曾经有过自己的城墙,但所有的城墙都是防御和保护城市的,只有十八世纪巴塞罗那的城墙,不是对外,而是对内,目的是严密的监督与控制城市居民。

  19世纪40年代,巴塞罗那城墙之内中已经布满了密度过高的贫民窟,工业建筑与居住建筑混合在旧城中,旧城街道狭窄,生活条件极其恶劣。城市关于推倒城墙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为了推倒旧时代束缚的象征和满足城市新的发展的需要。这一次巴塞罗那向首都马德里发起的反抗,并不是在行政体系内展开的,而是巴塞罗那城市中的商人阶级,带领着全城的穷苦工人发起的,以恢复加泰罗尼亚光芒为名义,这不仅是为了解决一个半世纪的社会公正问题,更是投机的商人们看到了城市扩张带所带来的巨大的资产增值的可能性。

  马德里的中央政府沿着城市的外围修建了曲折的城墙,这些石头砌成的城墙有着相当强大的防御能力,炮台、护城河、还有星形突起的瞭望台,城墙将老城,军事设施,港口和高地上的堡垒围合在一起,形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而这个坚固的体系,却是向内的。所有的这些建设,都是巴塞罗那人民憎恨的对象,这种恨意强大到了一种多么深刻的程度,以至于在150年的抗争后,终于城墙得以宣告废除,当政府头痛如何拆掉这个庞然大物的时候,巴塞罗那全城的居民,像狂欢一样,拿起铁锨和锄头冲向城墙,以至于,当时城内的铁器,一度销售告罄,这些城市设施,不但不是城市认同感的对象,而是压迫与反抗,一种仇恨的凝结。

  展开全部欧洲大陆上最光彩照人的大城市是谁?不是巴黎,不是柏林,也不是罗马,而是巴塞罗那。这个加泰罗尼亚地区的首府,具有让城市人类深深沉迷的一切要素——充满活力的街道生活,光怪陆离的城市建筑,激情洋溢的体育运动,当然,还有火辣的西班牙女人——这不是一个绅士的城市,而是一个歌舞者的城市,再古板的德国人在这里也会脱下礼服,加入到城市最市井的热舞和疯狂的派对中。

  历史再次告诉我们,站错了队的代价,是惨痛的。1714年,在十三个月连续不断的勇敢的反抗后,加泰罗尼亚向波旁王室宣布投降,这之后,则是长达一个世纪政治文化的压迫。1716年,新的中央政府颁布了Novo Planta法令,政治上完全废除了加泰罗尼亚地区现存的政治体系,而是直接服从于马德里中央政府的直接掌控;经济上对加泰罗尼亚地区课以重税并实行了残酷的文化——关闭加塔罗尼亚地区所有大学,禁止使用加泰罗尼亚语。

  畸形的城市发展——除了城墙,环绕城市的是宽约1.25公里的戒严带,在城市周围的戒严带中,是严格的禁止任何城市建设与集会的,这个宽阔的戒严带,是城市建设完完全全的真空带。在之后的一个半世纪,城市建设从未跨过雷池一步,为何是1.25公里?这是城墙上炮火的有效轰击范围。十八世纪的巴塞罗纳,成为一个真空中的城市。虽然城墙的状况逐渐变糟,经常发生垮塌事件,城市内部越来越拥挤,城市环境越来越恶劣,以至于马德里政府每年都拨出财政专款来修复和维持城墙,并将其写入了城市法令,但却没有一个建筑或规划修在了城墙外广阔的、荒置的土地上,因为任何一个超出城墙范围的建设项目,都不仅仅是建设项目,而代表了向马德里中央政府的一种政治上的宣战。

  虽然巴塞罗那权贵阶层在关于这场城市未来图景的争夺中失败了,但这次失败,对于城市,却是幸运的。这次契机,不仅带来了广泛的政治和经济的变革,更为巴塞罗那城市未来空间的发展,确定了框架,正是1859年的那场规划风波和Cerda的方案,让巴塞罗那成为了我们今天熟知的样子。

  历史的车轮继续的在巴塞罗那与马德里中央政府的角力中慢慢向前滚动。1859年,巴塞罗那组织了关于城墙拆除后的城市发展规划的竞赛,竞赛最终的两个备选的方案来自Antoni Rovira I Trias和lldenfons Cerda。

  在这段历史中,巴塞罗那的城市,处于一种十分畸形的发展中,长期的政治对城市形态的畸形压迫,这在世界城市史上,都是十分少见的。

  (Cerda的巴塞罗那扩展区规划方案与Rovia的方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已经是一段相当精彩的历史了,但当后来我在马德里中央政府那一方第二次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才终于拼凑起了这段历史的全貌。这次换标事件,并不简单是一次西方城市史中影响重大的“猫腻”事件,而是马德里中央政府和巴塞罗那权贵的政治斗争。

  自1859年Cerda提出规划方案至1889年间, 巴塞罗那城市政府按照瑟达最初的构想控制扩展区的建设。规定街坊建筑密度不得超过50%,剩余的空地辟为花园,建筑限高5层。1891年至1932年,随着大批移民涌入,城市人口迅速增长,对城市发展密度的限制逐渐放宽,建筑密度限制为73.6%,可以修建7层住宅,并逐渐允许夹层,半地下层,和通过以阳台的方式突出红线年以后,建筑控制继续逐渐放宽,街区内部采光天井和庭院的面积更加减少。而在1976之后,随着工业的衰退,城市开始重新清理过渡拥挤的住房,复兴了部分衰败的街坊,才又使得街区的密度逐步的趋于合理

  畸形的城墙建设——我想,十八世纪巴塞罗那的城墙是欧洲大陆上最与众不同的了。欧洲城市有很长的城墙建设的历史,城墙对于城市总是具有特别的意义,不仅标志城市政权的诞生,也是城市公民权益的象征,城墙内的人和城墙外的人,处于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地位——某些程度上类似我们今日的户籍制度。欧洲大陆上,几乎每个城市都曾经有过自己的城墙,但所有的城墙都是防御和保护城市的,只有十八世纪巴塞罗那的城墙,不是对外,而是对内,目的是严密的监督与控制城市居民。

  3.城市整体性与多样性的统一。整体和平等是Cerda方案所追求的,也是方案的出发点,而最终的实施,却恰恰为城市形成了整体统一下的丰富多彩,在扩展区中部新兴资产阶级聚集的区域,商人们纷纷花大价钱支持那些富有才华的建筑师来建设自己的住宅,虽然街区的整体形制被限定了,但每家都在建筑设计上寻求与众不同,特别是每个街道的切角,成为重点设计和展示得空间。而正是这样一个在整体统一下追求个性的过程,让一大批以高迪为代表的建筑师有机会大展拳脚,米拉公寓等一系列经典作品正式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形成了今天巴塞罗那独特的气质。

  马德里的中央政府沿着城市的外围修建了曲折的城墙,这些石头砌成的城墙有着相当强大的防御能力,炮台、护城河、还有星形突起的瞭望台,城墙将老城,军事设施,港口和高地上的堡垒围合在一起,形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而这个坚固的体系,却是向内的。所有的这些建设,都是巴塞罗那人民憎恨的对象,这种恨意强大到了一种多么深刻的程度,以至于在150年的抗争后,终于城墙得以宣告废除,当政府头痛如何拆掉这个庞然大物的时候,巴塞罗那全城的居民,像狂欢一样,拿起铁锨和锄头冲向城墙,以至于,当时城内的铁器,一度销售告罄,这些城市设施,不但不是城市认同感的对象,而是压迫与反抗,一种仇恨的凝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